“小青梅”变成了“金果果”

  种植五千多亩 产值六百多万元  “小青梅”变成了“金果果”

  “截至目前,武姜村种植青梅5566亩,实现10个屯407户全覆盖。今年,青梅产量1860多吨,产值超635万元,贫困户人均增收1100元左右。”12月12日,在大新县榄圩乡武姜村调研的榄圩乡党委书记何志杰把这个信息告诉记者时,笑容如阳光般灿烂。

  武姜村是榄圩乡最边远的村,四面环山。自1997年起,就有村民种植青梅。但是,“肩挑马驮牛车拉;零星种植规模小;品种老化品质差”等瓶颈,让青梅“挺不起胸、抬不起头”。

  守着“金矿”却挖不出“金子”,武姜村一直戴着贫困帽。2015年底,贫困发生率高达52.4%。

  一个严峻的课题摆在面前:突破瓶颈,扬“梅”吐气。

  转机出现在2016年3月。解题人是转业军人、派驻武姜村第一书记雷洪向。

  争取中央财政专项扶贫资金、边境地区基础设施转移资金等近1400万元,修筑了14条、总长30多公里的青梅基地产业路;协调县扶贫产业科技服务队进村传授技术,改良品种;指导村里成立青梅种植专业合作社;对接福建、汕头、南宁等地老板前来收购……雷洪向以军人特有的雷厉风行,带着村民干,干给村民看。

  路通了,技术有了,品种改良了,销路保障了,县里还给“以奖代补”奖励,村民发展青梅产业的信心更强了、干劲更足了。

  于是,牛、马卖了,换成三轮车、农用车开到了山上;原来看不到增收希望而外出打工的村民陆续回来了,重新加入青梅种植队伍……

  2017年底,武姜村贫困发生率从52.4%降到2.52%,如期实现脱贫摘帽;2018年底,贫困发生率降到1.6%。近两年来,村里新添置小轿车30多台,越来越多村民到县城、市区购买商品房或购买宅基地建房。

  武姜村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赵福祥还带领村里的技术骨干育苗、嫁接,供应给其他乡镇、村屯。去年,武姜村销售青梅种苗20多万株,今年,销售了50多万株。

  村民富裕了,村级集体经济也壮大了,去年,收入4.8万多元,今年,收入6.9万多元。

  “小青梅”变成了“金果果”,四面环山变成了四面“金山”。

  经过调研,何志杰心中那幅蓝图越加清晰——以武姜村建成的“万亩青梅示范基地”“十里青梅种植长廊”为依托,举办梅花节、采摘节等活动,打造青梅文化旅游品牌,以产业振兴促进乡村振兴。

  种植五千多亩 产值六百多万元  “小青梅”变成了“金果果”

  “截至目前,武姜村种植青梅5566亩,实现10个屯407户全覆盖。今年,青梅产量1860多吨,产值超635万元,贫困户人均增收1100元左右。”12月12日,在大新县榄圩乡武姜村调研的榄圩乡党委书记何志杰把这个信息告诉记者时,笑容如阳光般灿烂。

  武姜村是榄圩乡最边远的村,四面环山。自1997年起,就有村民种植青梅。但是,“肩挑马驮牛车拉;零星种植规模小;品种老化品质差”等瓶颈,让青梅“挺不起胸、抬不起头”。

  守着“金矿”却挖不出“金子”,武姜村一直戴着贫困帽。2015年底,贫困发生率高达52.4%。

  一个严峻的课题摆在面前:突破瓶颈,扬“梅”吐气。

  转机出现在2016年3月。解题人是转业军人、派驻武姜村第一书记雷洪向。

  争取中央财政专项扶贫资金、边境地区基础设施转移资金等近1400万元,修筑了14条、总长30多公里的青梅基地产业路;协调县扶贫产业科技服务队进村传授技术,改良品种;指导村里成立青梅种植专业合作社;对接福建、汕头、南宁等地老板前来收购……雷洪向以军人特有的雷厉风行,带着村民干,干给村民看。

  路通了,技术有了,品种改良了,销路保障了,县里还给“以奖代补”奖励,村民发展青梅产业的信心更强了、干劲更足了。

  于是,牛、马卖了,换成三轮车、农用车开到了山上;原来看不到增收希望而外出打工的村民陆续回来了,重新加入青梅种植队伍……

  2017年底,武姜村贫困发生率从52.4%降到2.52%,如期实现脱贫摘帽;2018年底,贫困发生率降到1.6%。近两年来,村里新添置小轿车30多台,越来越多村民到县城、市区购买商品房或购买宅基地建房。

  武姜村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赵福祥还带领村里的技术骨干育苗、嫁接,供应给其他乡镇、村屯。去年,武姜村销售青梅种苗20多万株,今年,销售了50多万株。

  村民富裕了,村级集体经济也壮大了,去年,收入4.8万多元,今年,收入6.9万多元。

  “小青梅”变成了“金果果”,四面环山变成了四面“金山”。

  经过调研,何志杰心中那幅蓝图越加清晰——以武姜村建成的“万亩青梅示范基地”“十里青梅种植长廊”为依托,举办梅花节、采摘节等活动,打造青梅文化旅游品牌,以产业振兴促进乡村振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