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14-7879

客服工作时间:9:00-18:00(周一至周日)

三农网服务号官方微信公众号

农业生产托管:让专业的人解决种好地的问题

2018-5-17 16:52| 发布者: 张文超 |来自: 农博网|查看:20859
摘要: 早前国家三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加快发展农业生产性服务业的指导意见》,给出了农业生产托管的官方定义——在不流转土地经营权的条件下,将农业生产中的耕、种、防、收等全部或部分作业环节委托给农业生产性服务组织完 ...

农业生产托管:让专业的人解决种好地的问题

  早前国家三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加快发展农业生产性服务业的指导意见》,给出了农业生产托管的官方定义——在不流转土地经营权的条件下,将农业生产中的耕、种、防、收等全部或部分作业环节委托给农业生产性服务组织完成的农业经营方式。在植保领域广泛实践的统防统治,便是其最广为人知的形态。

  在当前农业语境下,生产托管被赋予革新性意义。由于不改变土地经营权,它创造了一种更加灵活的土地流转路径,提供了关于“谁来种地”“如何种好地”的全新解决方案。由此,适度规模化、前沿农机与农技、绿色生产等现代农业要素得以导入,农业生产在节本增效中,不断接近“专业的人做专业事”的理想状态。

  谁来耕种抛荒地

  34岁的钟丽钦是诏安县西潭镇美营村的农机大户。清明期间,他开着旋耕机,为西潭镇上陈村陈金荣一家,完成了7亩地的耕地作业。一个月后,钟丽钦还将为这块地机插秧苗。

  钟丽钦与陈金荣的合作,源自双方于3月26日签订的一份水稻种植托管协议。根据协议,钟丽钦所在的缘份农机专业合作社,将为陈家的7亩地提供包括育秧、耕地、插秧、收割在内的全程托管服务。每亩服务费500元,施肥用药环节费用另行结算。今年截至目前,钟丽钦已接到了超过2000亩的水稻种植托管订单。

  钟丽钦试水农业生产托管,源自当地农地季节性抛荒的烦恼。

  “西潭镇冬季种植大棚蔬菜,生产周期为每年农历七月中旬,到次年农历三月份,剩下的空档期,土地通常处于抛荒状态。”诏安县农机管理站站长陈惠民观察发现,季节性抛荒不仅降低土地利用率,影响收益,更由于缺乏轮作,不利于土壤改良。“种水稻效益并不可观,大部分农民宁愿外出务工,任土地闲置。将土地租经营权流转给种植大户,农民又有后顾之忧。”陈惠民说,类似状况并不少见。

  钟丽钦从中窥见了市场契机,并构想了一套解决方案——成立合作社,利用自家的农机资源,有偿为农户提供全程水稻种植服务,既能解决“谁来种地”的问题,又因规模效应与专业化程度提升,实现节本增效,为“如何种地”找到答案。

  “签订协议后,农户首先提供50%的定金作为运作资金,用于种子等农资采购。我们提前一个月育苗,若育苗期间发生违约行为,农户需承担育苗成本。”钟丽钦表示,育苗成功后,合作社将统一组织耕地、机插、施肥用药以及收割等田间作业,“水稻收成后,我们还将以高于行情20%的价格予以收购,通过自有的稻米工厂进行加工,并导入富硒概念,利用自有品牌销售。”

  考虑到农业生产的风险性,缘份农机专业合作社为农户购买了水稻种植保险。按照当前政策性农业保险的收费标准,每亩自缴保费约2.4元,若因自然灾害原因造成水稻减产,每亩可获得最高400元的理赔。

  钟丽钦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所提供的服务,正是时下流行的农业生产托管。

  去年9月,原国家农业部等国家三部委联合出台的《关于加快发展农业生产性服务业的指导意见》,提出要大力推广农业生产托管。而后发布的《农业部办公厅关于大力推进农业生产托管的指导意见》,则就此提出细化要求。这份文件,则为农业生产托管赋予了“有利于引领普通农户参与农业现代化进程”“有利于促进服务规模经营发展”“有利于促进农业节本增效”等意义。

  从片段式托管到全程托管

  实际上,钟丽钦已从事多年的农业托管服务,并且在不经意间完成了从片段式托管,到全程托管的进阶。

  钟丽钦曾是村里的养猪户,几年前转产,流转了10多亩土地种植芥菜。发展种植业,土地最好要深耕深松。但钟丽钦发现,每逢农忙时节,村里有限的农机不够用。2010年,他花了1万多元,购置了一台手扶拖拉机,既能满足自己需求,还能为其他农户提供服务,每亩收费80至100元不等。第一年,这台拖拉机就为钟丽钦带来了超过2万元纯利润。

  尝到甜头后,钟丽钦开始批量购置农机。去年,他投入近130万元,引进了中型拖拉机、插秧机、收割机、烘干机等设备,并成立了缘份农机专业合作社。合作社对外输出的服务,也从单一的耕整地环节,延展至从育秧到收割的全流程。

  “农业生产全程托管,意味着适度规模化得以实现,机械化与专业化水平提高,在进行农资统一采购以及产品行销时,更有议价能力,最终达到节本、增效、提质的目的。”陈惠民说。

  对此,钟丽钦深有感触:“利用插秧机开展统一机插,一天一台农机最少能插秧30亩,传统人工插秧一天还插不了一亩地。人工插秧成本约为每亩120元,而机插成本仅为50多元。”

  “在不考虑施肥用药的情况下,每亩水稻托管的综合成本大致为300元,托管服务的收费标准为每亩500元,而由农户自行耕作的成本则超过600元。”钟丽钦认为,“无论对农户而言,还是服务提供商而言,农业生产托管都是有利可图的。种植水稻,农户每亩可获得700多元的利润。而农机合作社的农机设备同样实现了利用率的提高,可全年作业。”

  目前缘份农机专业合作社的水稻种植全程托管服务,已覆盖全县大部分乡镇,并将向诏安周边辐射。

  亟待建立行业配套机制

  29岁的诏安县西潭乡福兴村人林净雄,同样是个农机发烧友。2014年至今,他共投入50万余元,购置了激光平地机、翻转犁、圆盘犁等30多台农机。去年,林净雄所在的张宝农机专业合作社,共完成了1.3万亩地的耕整地作业,业务遍及诏安县、云霄县、龙海市与广东潮汕地区。与钟丽钦一样,林净雄也想将服务,从片段式托管延伸至全程托管。但有限的资金实力,阻碍了他的转型进程。

  “以水稻种植为例,开展全程托管服务,意味着首先要实现机械化作业,光是农机投入,就需要200万元以上。”林净雄表示,过去三年间,他通过银行借贷共40万元,尽管可以享受农机购置补贴政策,但资金缺口依然较大,“我们所使用的激光平地机、液压翻转犁等设备,并不在福建的农机购置补贴种类范围内。”

  林净雄一直试图申请“水稻生产全程机械化示范基地建设项目,但未成功”。按照福建省的扶植政策,每个项目可获得40万元的补助。事实上,钟丽钦的缘份农机专业合作社,也因为资金压力,迟迟未实现工厂化育秧。

  “目前,农业生产托管市场依然处于起步阶段,规模与专业化程度还不够,需要更多政策引导与扶持,加强农业生产托管组织的培育。”陈惠民认为,“培育农业生产托管服务组织,除了政策扶持、金融信贷支持等手段,还应加强人才队伍的培养与专业化水平的提高,农业生产全程托管,需要多元人才,既要懂农机、植保,还要懂市场与营销。现实情况是,发端于农机服务的托管服务组织,知识层次较低,需要更多技术推广与培训。”

  行业规范与标准同样亟待建立。“目前的农业生产托管主要通过口头约定建立互信关系,即便双方订立了合同,权利义务的规定也较为模糊和粗略,存在履约风险。”林净雄认为,加强服务标准、质量、价格、信用、监督监管等方面的行业管理,是农业生产托管有序发展的制度前提。

  对此,陈惠民提及了山西省大同市阳高县的经验。当地在开展农业生产托管试点,制定了一套包括服务组织准入、服务合同监管、服务标准等在内的行业规范。

  陈惠民的最新设想,是整合全县资源,构建一个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在线平台。这一平台被定位为托管服务超市,既能够实现服务供需对接、在线下单等功能,又能够强化服务主体动态监管。


上一篇:甘肃岷县强降雨灾害致7人遇难 安全撤离3200多人下一篇:湖南岳阳华一村村民自建环保协会 十年打造美丽乡村

通用频道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