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14-7879

客服工作时间:9:00-18:00(周一至周日)

“孤岛”救援:10人被困九寨沟箭竹海 被直升机救出

2017-8-11 10:06| 发布者: 张文超 |来自: 北京青年报|查看:188
摘要: 九寨沟地震发生后,多名群众被深度困在九寨沟景区的高山上,救援人员一时难以到达“孤岛”。

  九寨沟地震发生后,多名群众被深度困在九寨沟景区的高山上,救援人员一时难以到达“孤岛”。有关部门组织空中和地面多组搜救力量共计200余人,经过危险的滑坡体,前往九寨沟箭竹海景点搜救。最终被困于此的10人被直升机救出。

  地震

  10日下午3点半左右,47岁的蒲长生被救援人员送上直升机,他是熊猫海被困人员中最后一批被送上飞机的。在飞机上,他接到了妹妹的电话,这是被困两天两夜以后,收到的第一个电话。


10人被困九寨沟箭竹海

  帐篷外,围着前来问候的亲友。蒲长生的妻子,那果,今年46岁,由于被困期间的焦虑和疲劳,医务人员正在给她输营养液。两个女儿,一个11岁,一个还不到8岁,地震以来第一次见到父母,他们依偎在父母怀里。

  8月8日,蒲长生开车到熊猫海观景台,给在这里经营的小店铺修理电路。晚上9点多,游客散尽,熊猫海观景台除了蒲长生夫妇,还有荷叶寨、树正寨、扎如沟的6位村民。

  然后地震了。

  “快趴下!”大地突然剧烈晃动,此前经历过汶川地震的蒲长生预感不好,大喊着指挥大家,“当时晃得特别厉害,电表箱也砰的爆了。”

  接着,对面的山体开始滑坡,夜色下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见滚落的石头发出轰隆隆的巨响。蒲长生不知道会不会砸到他们,他立刻带着人往观景台的栈道上逃跑。栈道被毁坏成波浪形,长度只剩50米左右,木头弯曲导致地面都凹陷了。

  自救

  农历十七的月亮很圆,月光照下来,他们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两侧的山都像被削平了一样,石块还在不停地往下落,落到了熊猫海。

  蒲长生没见过海啸,他将熊猫海的水花比喻成“湖啸”。大石头滚下来,湖水溅起一人多高的水花,全部打在身上,衣服全部湿透了。


10人被困九寨沟箭竹海

  为了取暖,蒲长生等人从租衣服柜台,找出平时租给游客的熊猫服、藏族传统服饰裹在身上,鞋不敢脱,随时准备逃命。余震不断,两侧山体不断滚落石块,蒲长生盯着山上,瞄准那些大的石块从什么方向落下,然后带领大家朝着栈道另外的方向跑。

  蒲长生是这些人中最年长的男性,他觉得自己要是慌了,大家就都没救了。一夜无眠,天亮以后,他们发现熊猫海的公路全部被阻断——他们被困住了。

  一直到第二天,蒲长生等8人都处于余震、塌方的危险中,绝望的情绪随时会蔓延。8月9日,日则保护站的两名工作人员,试图回到寨子,在箭竹海附近遇到了蒲长生等人。发现回去无望以后,10个人又回到了保护站。

  “有运气成分在里面,好像碰到了神话故事,非常安全的地方,比荷叶寨还安全。”蒲长生说,去保护站的四公里路程非常安全,没有一点曲折,连一个余震都没遇到。

  5名男性被困者,背着很多物资,包括在箭竹海卖水的地方拿的三箱矿泉水、一箱自热米饭,还有御寒的衣物。穿过一段浓密的树林,下午4点半, 安全到达保护站。

  直升机

  被困期间,除了自身的安危,蒲长生夫妇最担心的是荷叶寨的亲人,尤其是两个女儿的安全。

  “一开始,我推测寨子危险不大,因为我经历过一次地震,大概知道地震的方向。”不过,妻子那果一直在提及女儿,使得蒲长生也不确定自己的判断了。“我家房子就在山下,属于比较危险的那种,我心里有些慌了。”

  9日上午,在日则保护站,军用直升机在头顶飞过,蒲长生等来了希望。“看到直升机那一刻,我知道要得救了。”

  蒲长生现在回忆起来,心情仍然是难以言说。虽然不知道多久才能得救,但是希望已经燃起,想着最多再呆个三四天,肯定有人来救他们。他们之后几天晚上怎么过夜都想清楚了,不住在车上,在草皮上铺雨披,去森林捡柴火来取暖。

  10日上午,直升机再一次出现,没把他们接走,而是在他们头顶盘旋着,先后空投了两次物资。有人用炭灰在物资的纸板上写下了“不要物资了,我们想知道荷叶寨的情况”。

  10日下午,当本村的村民和救援队的队员出现在保护站的时候,所有人都激动得哭了起来。

  救援

  此前,四川省抗震救灾指挥部在漳扎镇召开会议时,了解到有多名群众被深度困在九寨沟景区的高山上,由于山体垮塌严重,道路彻底损毁,救援人员难以到达。于是一方面派出多支突击队从不同路线由地面搜索,另一方面协调军队直升机和民用直升机从空中开展救援。

  8月9日下午,西部战区空军派出军用直升机4架次展开空中侦查搜救,在日则保护站附近发现了蒲长生等人,但由于气象、地形等多方面原因无法降落,只能空投了食品和饮用水。

  10日一早,某集团军猛虎旅从步行栈道挺进。从诺日朗瀑布到五花海的步行栈道一半损毁,交错倒下的大树成了前进的桥。战士拿着钢铲劈树开路,队伍踩着碎石、树干缓慢前行。

  11点半,队伍到达五花海,和蓝天救援队等救援力量汇合。此前的早上8点多,蓝天救援队队员和参与救援的村民,从五花海想尽办法抵达熊猫海,发现被困群众留下的纸条,得知有人遭遇了山崩,向上撤离到箭竹海附近。

  10日上午,在西部战区空军继续派出军用直升机的同时,四川省抗震救灾指挥部安排四川西林凤腾通用航空公司派出民用直升机,成功降落10架次,顺利救出蒲长生等10名被困者。

  蒲长生告诉救援队,地震发生时有4个年轻人跑散,由于没有发现遇难人员遗体,他们被暂时列为失联人员。为了寻找他们,15名专业人员留在日则保护站。

  失联者

  蒲长生等人平安归来,但让他揪心的是眼看着4个年轻人在地震中下落不明。

  失联的4个年轻人在地震发生时全在熊猫海观景台上,蒲长生见过他们,说他们平时在那里租售衣服,给游客照相,当时正在备货。蒲长生等人从熊猫海观景台上跑了下来,那4个年轻人没能下来。

  4人中有一个是20岁的小迪,他是树正寨村民,趁着暑期在这儿打工。小迪的家人说,地震发生前,他跟荷叶寨的3个年轻人开一辆皮卡出门,沿着景点为第二天的经营活动备货。“地震之前,他们中一个人跟家里打电话,说是在熊猫海附近。”

  见到直升机后,小迪的家人也把希望寄托在空中,家里4个孩子,小迪是最小的那个。地震之后,家人联络不上小迪,天亮后,小迪的父亲组织人手向儿子失联的位置搜索。从树正寨到熊猫海,平日开车也不过20分钟,但这段路途他们没走完,“整片山塌下来了,过不去。”

  家人尝试着拨打各种指挥部的电话,请求得到救援。8月9日,当天空有直升机飞过后,他们甚至在一块木板上写下“熊猫海”三个字,希望直升机能够看到,飞往正确的方向。

  回家

  蒲长生说,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4个年轻人的父母,“我们大人回来了,孩子呢?怎么解释?”他不敢正眼看这4个失联年轻人的亲人,“他们问我们小孩呢,我就只能比四个手指,说不出任何话。”

  4个年轻人中,有一个是获救村民的亲戚,也是蒲长生妻子那果的亲戚。蒲长生记得,这4个年轻人最大的只有26岁,最小的才19岁。

  地震发生的时候,4人距离蒲长生一行人大约也就30米,但是环形线看不清具体情况,塌方埋住他们所在的位置。蒲长生等人曾试图用手机的光亮发送信号,但是对方一直没有给予回应,他担心这4个年轻人凶多吉少。

  天上的直升机往返的频率开始增加,小迪的姐姐又燃起了希望。被困人员获救的消息传来,她赶忙让丈夫开车去往镇上的机场询问。

  11日下午4点,已经有被困人员回到了寨子里,但小迪还是没有出现。亲人们一句一句琢磨着关于被困人员获救的新闻,他们猜测了一些可能性,但不敢说出口。

  强震后的“树正寨” 救援者坐着景区摆渡车赶来

  九寨沟景区里,树正寨的位置让人羡慕,交通、人流,哪样都不缺,但8月8日的一场地震改变了这一切。有人查询了震中的经纬度位置后惊呼,“震中就在树正寨的背后。”因此在地震后,通往树正寨的道路阻断,不少游客和村民被困其中。

  地震两天之后,去往树正寨的通路终于打通。送走了惊魂未定的游客,村民们却还有着自己的疑问。精心修建的民族建筑已经开裂,曾经让游客称道的连绵池水不再清澈,村民们不知道,这个曾带来财富和希望的故乡,何时能够恢复原貌。

  位置极佳的树正寨曾让很多人羡慕

  树正寨在九寨沟的地理位置曾让很多人羡慕,此地距离景区10公里左右,正好是摆渡车中转游客的位置,总会有大批的人流聚集到这里。

  村民仁真家的那座藏式小楼位置更佳,是寨子里最靠外的一排。小楼虽然已经有快三十年的历史,但在仁真家的精心维护翻新下,仍然不失风采。小楼的外墙上手工画着牦牛,寓意着吉祥。二楼和三楼是仁真一家十多口人的住处,一楼则买些民族特色的纪念品。

  每年的8月初,正是仁真家生意最好的时候。早上4点就已经有人排队,第一波游客不到8点就出现在了自家门口。

  可突如其来的一场地震,让这一切的景象都化为乌有。8月8日晚9时许,大地开始摇晃,当时仁真出了景区和他人在外吃饭,家里只有女人和孩子。大地摇晃之后,仁真顺着山路往回赶,听见有石头落下来,他紧挪步子,结果撞伤了脚。就这样,他一瘸一拐地继续跑向树正寨的方向。

  午夜12点,仁真跑回了寨里,所幸家人都没什么大碍。全寨人都跑到了公路旁的空地上,仁真的家人抱出了本来用于过冬的柴火,在空地上燃起了篝火。除了他们一家人,还有四五名被困的游客也围坐在一起,“大家都不太想说话。”仁真曾努力想摆摆“龙门阵”,但众人都没什么应声的兴致,也没人敢闭眼睡觉。

  地震之后余震不断,大地晃动过后就是石块滚落的声音。树正寨三面环山,滚落的石块带起了烟尘,形成了一圈“雾气”,人们想看清周围在发生着什么,但“雾气”越来越浓。

  “捡回条命来,比什么都重要”

  在路旁的一片空地上,是几十顶刚刚支起的救灾帐篷。仁真家的那顶正好支在了自家的菜地上,而他在街对面的那栋三层藏式民宅墙体已开裂,有的房间天花板漏了大洞,已经没人再敢在里面过夜。

  地震过后,仁真除了从屋里抢出来床单被褥外,还有那些平日向游客出售的矿泉水和自热盒饭。看到有熟人经过,仁真顺手递过一个盒饭,那些成堆的商品在他眼里已经不再那么重要,“捡回条命来,比什么都重要。”

  与此同时,寨外的人也在关心着这个寨子的人和事。多年经营下来,见识了南来北往的游客,仁真很容易就能分辨出各地的口音。地震之后,他接到了昔日接待过的游客打来的慰问电话,最远的来自新疆。

  地震第二天,被困的游客们得到了疏散,之后树正寨的老者和孩子也被接到了景区外。

  也有村民选择留下,守着寨子。

  景区摆渡车上 坐的不是游客而是救援力量

  8月10日10点,九寨沟景区内的盘山路上,一辆景区摆渡中巴车开了过去,但上面坐的不是游客,而是亟待进入震区的救援力量。

  寨子也已不是原来的景象。树正寨前原本立着代表景区九个寨子的九座白塔,如今已经倒了三座。8月10日下午,又一波余震袭来,坐在帐篷里的仁真有些无奈,“平时这个时间,该是我最忙的时候。”


上一篇:广东台山县一村落出41个博士 人才辈出“群星”耀眼下一篇:广西融安数名老人自发编写村史 300多个章节共计40多万字

通用频道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