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14-7879

客服工作时间:9:00-18:00(周一至周日)

中国三农网 首页 资讯 文化 查看内容

乡村民宿 留住谁的乡愁

2017-5-16 09:05| 发布者: 张文超 |来自: 网易新闻
摘要: 镬耳屋、青砖墙、灰瓦顶、石板地、雕窗木梁,清晨鸟语花香,窗外巷陌纵横,邻家鸡鸣狗吠,屋内腊味飘香……在城市里住久了,回归岭南古村落,一所特色民宿能够提供更全面的乡村旅游体验感。

  镬耳屋、青砖墙、灰瓦顶、石板地、雕窗木梁,清晨鸟语花香,窗外巷陌纵横,邻家鸡鸣狗吠,屋内腊味飘香……在城市里住久了,回归岭南古村落,一所特色民宿能够提供更全面的乡村旅游体验感。


乡村民宿 留住谁的乡愁

  在古村落数量众多、乡村旅游日渐火热的佛山,来自民间的力量开始试水乡村民宿,在顺德逢简村、南海西樵松塘村,仅有的几家由蚕房、古老民居改造而成的民宿,每逢节假日都异常火爆,也由此萌生出乡村旅游的新业态。


乡村民宿 留住谁的乡愁

  事实上,从国家到省、市,都在鼓励民宿的发展,高明区更是率先探路,出台了发展“岭南新民宿”的扶持办法。在这样的背景下,乡村民宿能否成为激活佛山古村落文化活力的钥匙?在探索的路上,又面临哪些困境?

  试水

  松塘:岭南老宅里的中式美学

  一镜方塘,数百年历史的宗祠在塘边整齐排开,称作“翰林门”的牌坊式建筑矗立在池塘边上,倚岗列建的青砖镬耳岭南民居构筑了纵横巷陌,百巷朝塘的“架势”甚是壮观,安静的村落里,老榕树散发着勃勃生机。这里是广东十大最美古村落之一的西樵松塘村。

  就在上个月,这条有着800年历史的古村落迎来了第一家民宿。民宿主人邓正把一间有百余年历史的镬耳屋“活化重生”:进门的玄关,灯光、绿植营造出温馨感;岭南民居独有的天井被复原,绿色植物和青砖墙清幽而宁静;屋内的厅堂,保留了老民居原有的风格,上百年历史的木制餐桌成了茶桌;居室和阁楼改造成客房,甚至沿用了屋主原有的民国雕花大床;墙壁上点缀着挂壁花瓶,客房里放上蒲团茶几营造出休闲区。而昔日杂草丛生的后院荒地,经过打理和修葺,变成了听琴、喝茶、聊天的“阳光茶室”。

  这家民宿凝聚了邓正的全部心血。从事艺术工作的他,7年前第一次到松塘村,就被当地古朴、宁静、原生态的生活所感染,然后开始谋划 在 这 里 开 辟 文 艺 阵地。半年前,他租用了一间400平方米的旧纺纱厂厂房,做成结合餐饮业的美术馆,反响热烈。运作成熟以后,他开始了民宿的构思。“逐渐培养起这样的氛围,才有住宿过夜的基础。”

  邓正说,刚来考察选址的时候,村民们觉得一个外地人在村子里左看右看的,还担心是贼,“因为谁也没有试过在古村落做民宿,大家都不了解这个事物。”

  现在改建成民宿的民居,是邓正一个合作伙伴的老房子,租用期20年。民宿共有3个房间,能容纳8- 10人,整体的改造花了20多万元。“这种老房子都是 文物 啊,不能乱来的”,邓正表示,无论是房屋结构还是造景摆设,他都以现代中式美学的审美,还原昔日村民的生活场景,让游客真正体验乡村生活,“乡村旅游最讲究的是体验感,尤其是愿意住在民宿的游客,更希望真切感受乡村的生活”。因此,在改造民居的时候,他遵循“修旧如旧”的原则,保留了房屋的原本面貌。

  “我们是尝试做一个乡村民宿的样本,让大家知道其实乡村民宿可以这样做”,邓正表示。

  逢简:民宿开分店,蚕房改客房

  上周日下午,顺德下了一场大雨,但依然有大批游客前往素有“顺德周庄”之称的逢简游玩。每到这个时候,景区内的商家都忙着招呼客人,而店主郭小立却显得较为清闲。

  郭小立与逢简结缘于2013年,作为美术老师的她带着学生写生时,逢简美景吸引了她。“生活在喧嚣与繁重压力的都市中,我们70年代出生的人,对于回归家乡、自然都有一种浓烈的渴望,开设客栈是唯一能让我回归故里的途径,是一种向往的生活方式,也是精神上、文化上的一种宣泄”,她说。

  于是,她把明远桥附近的一间民房租下来并装修了一下。记者看到,房子的客厅里摆满了画画用的工具,旁边有几间空出来的房间。郭小立说:“因为学生的写生创作不是一天就可以完成,于是就把房屋里间隔出三间房子,让他们居住。如果平时没有学生来写生,就把房间出租给游客”。这成了逢简景区内的首家民宿。

  去年9月,郭小立在进士牌坊附近租下一间旧房子开了分店。新店分a、b两栋,其中a栋是原来的住宅,b栋的前身则是传统岭南蚕房。走进民宿,首先看到的是一个小花园,里面摆放着茶几,供住客喝茶聊天。里面的五个房间采用了不同的装修风格,分别用景区名称命名。蚕房民宿的最外层墙体依旧保留着镂空的状态,据说这样的设计是因为当时养蚕透风所需。客栈内部的墙依旧保留着青砖,屋顶仍然采用瓦片设计。郭小立说,在民宿的装修过程中,她们最大限度地保持原有的风貌,在此基础上融入一些文艺的元素,让民宿更能融入当地的传统文化内涵。

  节假日预约爆满,婉拒旅行团

  在邓正看来,发展乡村民宿有着广泛的群众需求,“经济生活充裕了,大家都在想周末要去哪里玩,周边游很火热,尤其是乡村游,能够让生活在城市的人,躲开喧嚣,回归宁静”。

  事实上,每逢节假日,松塘村村口的停车场就会停满挂着珠三角各地市车牌的小车,而刚过去不久的“五一”小长假中,就有近十万的游客到访逢简水乡。之前,留不住游客过夜是逢简发展旅游最大的瓶颈。随着河道亮化工程的完工,逢简也推出了夜游水乡的游船服务,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在逢简住一晚,感受不一样的水乡之美,于是逢简的民宿也开始生根发芽。

  郭小立的民宿,平均每个房间200元左右,节假日会上浮50元至100元,蚕房改造的客房更贵一些。“从开业到现在,每周的周五和周六就会爆满,其他几天一般就有两三间的预订量,五一假期就天天都满客”,郭小立算了笔账,从日常的经营状况来说,减去房租、水电费和人工费,基本能维持运转。

  而邓正的民宿还在试运营阶段,开放预订的日子,基本都是供不应求。“有几十人的旅行团联系我们,但我们接待能力有限,根本不能接”,邓正还没有真正计算自己的投入产出比,他认为民宿没有形成规模,始终没有办法扩大发展,现阶段只能算是一种试验。

  “现在逢简也开始有越来越多的民宿,竞争比以前激烈。由于地处环境比较偏僻,这算是一个弱势。此外,由于房间量并不大,一共只有18间房,此前有一个40多人的旅行团联系我们,由于床位需求无法满足,他们也没有住下来”,郭小立也遇到几乎相同的状况。

  “民宿是市场催生出来的新业态,现在的预订情况,也说明了民宿是具有生命力,有市场需求的”,邓正表示。

  机遇

  古村落活化,为民宿提供资源

  随着民宿新业态被市场看好,民间资本陆续进入这个领域。目前佛山也有专业的文化旅游公司,计划利用本土的岛屿、旧建筑、古村落等资源,打造规模化的民宿项目。

  “在三水的西南、大塘一些地方,我们正在规划3个这样的项目,目前项目正在推进当中,最快的一个预计今年就可以开业。”项目负责人、中国文化旅游创意师许洋告诉记者,项目主要通过利用自然的岛屿风光、古村落活化等方式,打造集旅游休闲观光为一体的度假区。“保留旧建筑的原始风貌,改造成民宿。场景大概是这样子的,一栋民宿里有几个房间,一楼有花园,二楼有个平台,白天可以漫步田园之间,看着牛儿在吃草,到江边吹着江风,骑着自行车,晚上会有周末party,大家吃饭也是一起的。”许洋描绘,这样的度假区最适合佛山及周边地区的游客周末短途游,来这里放松休闲。

  事实上,国务院办公厅2015年通过的《关于加快发展生活性服务业促进消费结构升级的指导意见》中,首次提出“积极发展客栈民宿、短租公寓、长租公寓等细分业态”,并将其定性为生活性服务业。

  在今年的佛山两会上,民盟佛山市委会提交了《关于发展佛山市民宿旅游促进我市生活性服务业发展的建议》的提案,从区位、自然资源、文化资源、环境资源、品牌资源等方面,阐述了佛山发展乡村民宿的优势。“佛山许多古村落保留了极具岭南特色的传统民居,青砖黑瓦,雕塑精美,冬暖夏凉。这些高空置率的老房子为民宿的发展提供了可能性”。提案中提到,近两年,佛山对30个特色古村落进行活化升级,让古村落面貌焕然一新,这为发展民宿,提供了环境资源基础。

  “乡村民宿的发展可将乡村的生态效应转化为经济效应,佛山大力发展岭南民宿,是全域旅游的具体抓手、是引爆点。”佛山市政协委员罗斌华在相关的提案中表示,乡村旅游反映的是一种“逆城市化”现象,民宿的发展带动当地基础设施配套条件的改善,发掘农业旅游发展潜力,解决农村空心化、创造出更多的就业岗位,提供硬件支撑。此外,在乡村旅游开发之前,乡村的一些独特的传统文化和历史传承鲜为人知,日渐式微。民宿的开发使得游客更深层次地接触当地的传统文化,了解这些传统文化,使得乡村文化获得新生。

  探索

  高明为民宿正名,设专项扶持资金

  “禅城区、高明区创建省全域旅游示范区”,被写入了今年的佛山市政府工作报告中。而高明区委书记徐东涛年初曾表示,高明将把民宿旅游视为发展全域旅游的重要抓手和引爆点。

  5月10日上午,徐东涛带队调研对川茶场项目的民宿发展情况。按照规划,这里几座数十年历史的茶园建筑,将被改造成为高端民宿,“我希望园区能加快配套设施的建设,早日让游客枕着茶香入眠。”徐东涛说道。

  事实上,高明区确实已经开始探索乡村民宿发展的步伐。今年年初,全市旅游工作交流会议正是在此召开,高明区提出,要围绕建设广东省全域旅游示范区,今年重点打造1~2个民宿先行示范点,全力建设“岭南新民宿”。“岭南新民宿”五字,也写入了高明区2017政府工作报告中,作为高明区未来两大战略之一,“岭南美丽田园新城”的重要抓手之一。

  随后,《佛山市高明区发展“岭南新民宿”扶持办法》(下称《办法》)正式印发、实施,明确了民宿“是指利用城乡居民自有住宅、集体用房或其他配套用房,按照 自然、生态、静谧、安全 的基本要求,结合当地人文、自然景观、生态环境及乡村资源加以设计改造,岭南特色浓郁、富有人文情怀、设计精致独特,并以家庭副业或旅游经营的方式,在高明区内为旅游者休闲度假、体验当地风俗文化提供住宿、餐饮等服务的高品质处所”。同时,也对民宿的基础设施、外观等各方面作出了具体要求。民宿业在高明得到了“正名”。

  办法还明确提到,将从高明区旅游专项扶持资金中,安排300万元专项用于扶持符合本办法规定的高端民宿经营者或合作组织。其中,对符合条件的高端民宿项目,按照30万元/栋(客房数量达到至少5间以上的独栋房屋)予以补助;利用闲置房屋改建或其他新建的高端民宿,按照50000元/房间(大堂、餐厅、厨房、卫生间除外)予以一次性补助;对实现年入住率达到70%以上且网络订房量占全年订房量80%以上的高端民宿,每年给予10万元的奖励等。

  瓶颈

  民宿是新事物,拿不到营业执照

  “现在逢简民宿发展的最大瓶颈是没能拿到民宿的营业执照。”逢简旅游发展有限公司经理李文珠表示,现阶段国家鼓励民俗发展,景区内的民宿也越来越多,但想拿到牌照却并不容易。

  李文珠表示,民宿的定义是用居民楼来发展旅业,然而跟旅业不同的是,旅业的用地性质是商业用地,而居民楼的是居住用地。记者了解到,若是参照旅馆业管理,目前旅馆业特种行业许可证核发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公安机关负责实施,申请需提交工商部门核发的营业执照、公安消防部门出具的消防验收报告书、《卫生许可证》等。对于一些小体量民宿来说,显然很难达到相关的消防标准。

  “利用农民自家闲置的房子发展民宿,意味着房子性质的改变,从民用房变成经营性质的房子,这需要对房子的消防安全、卫生、环保等进行全面的评估”,罗斌华在政协提案中也指出了这个问题,但民宿是一个新概念,目前仍缺乏评估和监管标准,“要实现民宿的健康可持续发展,需要在立法层面上解决佛山对民宿的性质、经营资格、开业条件、管理机构、服务内容等相关问题”。

  根据《佛山市高明区发展“岭南新民宿”扶持办法》,高明区依据民宿的经营场地、接待设施、安全管理、环境保护、服务水平、主题特色等软硬件水平的不同,将民宿划分为标准民宿、优品民宿、高端民宿三个等级。除此之外,高明区专门从公安、消防、市场监管等政府职能部门抽调人员组成高明区民宿发展协调领导小组,对民宿产业发展展开服务、统筹管理、培育等工作。《办法》中附上高明区岭南新民宿经营管理标准,民宿企业提交材料以后,将由高明区民宿发展协调领导小组进行审查、评估,评定通过后,将按照评定质量服务等级授予“岭南新民宿”牌子。

  建议

  民宿要有特色,还原“人情味”

  上周,在广东第三届院士高峰年会,关于美丽乡村建设的专题论坛上,广东省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所总规划师陈南江讲到了乡村旅游和乡村民宿的发展问题。他指出,乡村旅游的发展,可以分成五种类型,分别是比较初级的农家乐、民宿和营地;古村古镇;农业园;乡村游乐项目;乡村度假表演项目。陈南江分析说,农家乐主要是从家庭旅馆和家庭餐馆开始的,慢慢变成精品民宿和酒店,但由于经营水平和效率的问题,国内现在的民宿发展参差不齐。

  在民宿发展方面,他认为不能追求豪华,而是要追求特色。“要给游客营造与众不同的体验,不然的话,一两个小时的车程,游客很容易就回去自己家里住。”

  而民盟和罗斌华的提案中提到,引导乡村民宿健康发展,佛山需做到“立法先行,科学规划,强化审批,内外监管”。在立法方面,需对民宿的基本性质、经营许可、管理办法、服务类别、服务内容等分类加以细致说明,注意其与传统酒店、旅馆的规模差异,并保证民宿经营时的消防安全、卫生安全等项内容有法可依。

  此外,民宿业的发展,关键是人才。目前,农村空心化状态下,政府需出台相应的奖励补贴政策,吸引青壮年劳动力回流乡村,一方面,不断提高民宿经营的服务水平和整体素质,另一方面也保留和重现乡村“人情味”。

  对此,佛山市旅游局旅游产业科科长汝百乐表示,该局正在酝酿相关办法,推动佛山民宿业的发展。


通用频道推荐

返回顶部